袁盎

袁盎劝谏汉文帝宠爱慎夫人一事

一提起袁盎,马上就能想到“诛晁错,清君侧”时,向汉景帝建议杀掉晁错这件事,最后吴王还是没有停止造反,因为吴王筹划造反很长时间了,“诛晁错,清君侧”只是口号,怎么可能因为晁错被杀而停止行动呢。看来袁盎出的真是馊主意,晁错虽然采取激进措施削藩,但主要目的还是要加强中央集权,这会让人觉得汉景帝杀掉了贤臣。

不过最近看到一个故事,讲的是袁盎看到慎夫人不讲等级秩序,有所僭越,于是大胆劝谏最后获得了奖赏的故事。瞬间感觉袁盎形象一下大高大了起来,还是有一个有本事的人,据书中讲解袁盎个性刚直,有才干,以胆识与见解为汉文帝所赏识,而且袁盎有较浓厚的儒家思想,强调等级名分、按“礼”行事,不能有僭越行为。具体的故事是这样讲的:

慎夫人很受文帝宠幸,在内宫常和文帝、窦皇后同席而坐。一次,文帝到上林苑游玩,窦皇后、慎夫人跟从。等到就坐的时候,郎署长布置坐席,袁盎就把慎夫人的坐席向后拉退了一些。慎夫人生气,不肯就坐,文帝也很生气,就起身回宫了。 
事后,袁盎劝谏文帝:“臣听说尊卑有别,内宫上下才能和睦。如今陛下已立皇后,慎夫人只不过是个宠妾,妾怎么能和主同席而坐呢!这是失却尊卑啊。且陛下宠爱慎夫人,就应该厚加赏赐。如果尊卑不分,名为宠爱,实则害了她,陛下难道不知道戚夫人被吕后做成“人彘”的事吗?” 文帝这才高兴,并把袁盎的话告诉了慎夫人。慎夫人就赐给袁盎金五十斤。

袁盎劝谏得非常有道理,虽然在一起坐一件小事,但是慎夫人跟皇后有尊卑之分,坐在一起就是僭越,时间长了难免让人有非分之想,吕后杀戚夫人就是一个很悲惨的例子。《韩非子 爱臣》中讲得好,“主妾无等,必危嫡子”,就是说皇后和妾不遵守等级秩序,会危胁到嫡子,远的不说,就说汉武帝宠爱钩弋这件事吧,太始三年(前94年),钩弋夫人为汉武帝生下一子,取名为刘弗陵,据说刘弗陵和上古的尧帝一样都是怀胎十四月而生,于是称其所生之门为尧母门。当时的太子是刘据,皇后是卫子夫,尧是谁?是上古的君主,汉武帝称刘弗陵出生的门为尧母门,明显就会让人认为汉武帝宠爱钩弋夫人,要立刘弗陵为继承人,于是跟太子有矛盾的人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想办法废掉太子,来迎合皇帝的意思。

最终太子刘据在“巫蛊之祸”中被江充所逼,起兵造反,后来自杀,最后皇后卫子夫被废也自杀了,可见等级名份很重要,如果乱了秩序,就会产生不好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