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韩非子

韩非子·二柄第七读书笔记

今天拜读了韩非子先生的《二柄》一文,讲的是君主应该牢牢抓住的两个权柄以及如何使用这两大权柄的问题。君主之所以高高在上,大臣们畏惧,不是因为他贤能,而是因为他手中握有权力,这两大权力分别是刑罚恩德,有了这两大权力,就能牢牢控制住大臣。

1 为什么要抓住这两个权柄

一只狗见到老虎会害怕,因为老虎有锋利的爪牙,如果把锋利的爪牙给狗,那么狗就能把老虎降住了,所以君主要牢牢抓住这两个权柄。同样的道理,君主如果将权柄交给大臣,那么大臣就能进行奖罚,君主就要被控制了。

2 能不能只抓住其中一个权柄

当然不能,田常经常给百姓施以恩惠,也就是恩德,渐渐地掌握了权力,出现了田氏代齐;子罕请求承担恶名,掌握了刑罚,渐渐地宋恒侯就失去了权力。可见失去一个权柄,就会出现可怕的后果,更别说失去两个权柄呢。

3 如何使用权柄

使用权柄,禁止奸邪,无非就是去看职事和功效是否一致,如果一致就进行奖励,否则就进行处罚。这里的一致指的是完全一致,高了也不行,低了也不行,做的比说的好得多,也要受处罚,这个很难理解,也可能韩非子认为君主利益第一,如果有人越权做好事受到奖励,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越权,出现危险,所以要职事相符。下面是书中所举的韩昭侯的例子:

韩昭侯喝醉酒睡着了,掌帽官怕他着凉,就给他身上盖了衣服。韩昭侯醒后很高兴,问近待说:“盖衣服的是谁?”近待回答说是掌帽官。韩昭侯便同时处罚了掌衣官和掌帽官,一个是因为失职,一个是因为是越权。

韩非子·有度第六读书笔记

有度,讲的是使用法度选拨人才,治理国家。习主席讲话时提到:“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就是选自这篇文章,意思是国家没有永远的强大,也不会永远弱小,执法者强国家就会强大,执法者弱国家就会弱小。文章中提到齐恒公、燕昭襄王、魏安厘王在位时,国家都很强大,但是死后,国家就衰弱了,原因在于这些君主比较强势,他们在位时能控制得了大臣,死后大臣们就开始做违法乱纪的事儿,所以国家就衰弱了。

如何才能使国家得到治理、国富兵强呢?韩非子给出的答案:实行公法而不追求私利。具体地说就是:用法度选拨人才,而不是自己推举;用法度衡量功绩,而不是自己衡量。

使用法度选拨人才、考察业绩,是因为君主亲自考察官吏,时间、精力都不够,使用眼睛看,大臣就会粉饰;使用耳朵听,大臣就会掩饰;用头脑思考,大臣就会用花言巧语迷惑,所以用这三种方式选拨人才都不靠谱,唯有使用法度,拿业绩说话,才能客观公正。

最后韩非子指出,使用法令治国,无非就是制定法令,然后推行下去罢了。一个普通的木匠使用默线,就能将曲木砍直,如果使用经验来砍木头,那么再有经验、技术的人木匠也可能犯错,所以不如老老实实使用法度治理国家,不偏不袒。

韩非子·主道第五读书笔记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中说韩非喜欢刑名法术之学,而其归本于黄老,可见韩非子的思想与老子的思想关系多么密切,主道讲的是如何使用道家清静无为的思想驾驶群臣、治理国家。

君主为什么要在上面虚无清静呢?原因很简单,如果君主暴露出了欲望和意图,下面的人就会伪装,以便迎合君主,马丽、沈腾的小品《投其所好》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新来的局长喜欢打乒乓球,于是大家都抓紧练习,甚至“分清主次”把本职工作放一边,转而练习领导喜欢的乒乓球,马科长讲她是如何当上科长的故事,更是入目三分:这个喜欢钓鱼,我就潜到水里往他鱼钩上一条一条挂鱼;这个喜欢打麻将,我就把把拆听给他点炮儿;这个喜欢文玩,我就把我太爷爷的舍利拿来给他穿串儿!这个喜欢我……。 继续阅读韩非子·主道第五读书笔记

韩非子·爱臣第四读书笔记

《爱臣》分析的是大臣、诸侯们太贵、太富的危险,以及严防他们们篡权的方法。君主身边的大臣们或者诸侯们,都在无时无刻地等待机会,密谋篡权,夺取君主的百姓,颠覆他的国家。诸侯如果强大了,就会对君主造成危害;大臣太富了,君主就会衰败。

针对这些危害,韩非的建议是用法律来限定他们,用各种措施来纠正他们,以期防备意外。不许在国内另立私朝,不许在封邑内搞独立王国,不许拥有私人武装,不许与诸侯国私下交往,不许用私人财富收买人心。不赦免犯罪的人,不宽恕应该受刑的人,避免权势的分散。